巴西落难时,墨西哥经济稳定成长

巴西正经历政治经济风暴,总统面临罢免、货币大贬经济严重衰退、债信被调降为垃圾等级,不过「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同为中南美洲人口大国、政府也以腐败着称的墨西哥,情况却与巴西大有不同,近年来政治相对较为稳定下,2014 年债信调升、经济正成长,失业率也远低于巴西。

巴西目前失业率高达 11%,远高于 1 年前的 8%,相对的墨西哥失业率仅 3.7%,巴西经济于 2015 第 4 季负成长 3.8%,2016 年预期还要负成长 3.5%,墨西哥经济在 2016 年第一季则较 2015 年同期成长 2.7%,虽然称不上耀眼,但比起巴西可说好上太多,也优于许多经济学者的预期。

墨西哥与巴西一上一下,可说是反映两国过去国家发展方向不同的结果,两国都打算脱贫,巴西总统罗赛芙(Dilma Rousseff)继承其政治导师前总统鲁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的左翼大政府政策,两任政府自 2002 年以来以扩大公共支出以照顾数百万贫民,这种政策补贴措施大受广大底层民众欢迎,2010 年创下高支持度。巴西扩大公共支出的财源来自于仰赖中国带动的原物料暴涨风潮。

相对的,墨西哥则採取经济改革,并贴近美国需求的市场策略,墨西哥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后,无数美国工厂来到墨西哥设厂,虽然这在美国引起製造业流失,许多蓝领劳工失业后只能找到薪资减半的工作,这股怨气成为川普崛起的基础,但相对的,在墨西哥,工厂迁来带来无数工作机会。

墨西哥劳工薪资虽然仅有时薪约 1.75 美元上下,相当于新台币 56.5 元,只有某些美国劳工的十分之一强,但这笔收入却是贫穷墨西哥人的救命索,有了这样的低薪工作以后,他们开始负担得起洗衣机、有线电视、共享汽车,以及下一代的学费。墨西哥城市北部边境城市阿昆那(Acuña)1980 年代人口原本仅 4.2 万人,如今有 3.8 万名工厂劳工。

投资与薪资带来经济成长 23%,更实际改善墨西哥人生活,其证据是:2005 年以来,墨西哥人冒死跨越边界偷渡到美国打工的非法移民潮逆转,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指出,1995 年到 2000 年,总共有 227 万墨西哥非法移民净流入美国,2005 年到 2010 年却转为净流出 2 万,2009 年到 2014 年更净流出 14 万,也就是现在离开美国回到墨西哥的非法移民比偷渡入美国的还多。以往墨西哥本身是偷渡前往美国的大本营,如今已经改为更南方的中南美贫穷国家人民偷渡入美的中继站。

巴西产业未多元化

相对于墨西哥与美国经济结合带来的成就,巴西则仰赖中国对原物料的泡沫化需求,在一股十几年的爆买潮中,巴西对中国出口总值从 2003 年的 40 亿美元到 2013 年暴增至 460 亿美元,然而巴西经济体也因此变得太过仰赖原物料,包括以铁矿为主的矿业,含矾土、铜矿、镍矿等等,以及农产品如大豆、咖啡,随着中国经济反转引导原物料行情逆转,在国际原物料下跌的大趋势下,巴西受到沉重打击。

罗赛芙就任最初几年巴西经济成长率勉强维持 2.2%,之后每况愈下,但是她却拒绝减少社福支出而大幅提高税率,经济体受此打击更是死气沉沉,失业率暴涨,货币大贬而造成严重通膨,消费者信心降至谷底,屋漏偏逢连夜雨,国际油价走跌,又引爆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弊案,进一步造成政局动荡,总统罗赛芙的声望从 2012 年的 65% 支持率降到仅剩 12%,前总统鲁拉也捲入 Petrobras 洗钱丑闻遭起诉,最终引爆巴西国会弹劾罗赛芙总统的政治危机。

墨西哥也是产油国,但是在原物料暴涨的同时,巴西选择全面拥抱原物料与中国市场,鸡蛋放在同一个笼子里,经济体产业未能多元化,墨西哥则在美国企业南移下,发展坚实的製造业,产业较为分散化,当原物料大跌风潮来袭,国营的墨西哥石油公司(Pemex)也一样受到打击,2016 年 2 月宣布将削减开支并开放油田给外国及民间企业投资者,不过墨西哥石油公司并未引起如巴西石油公司一样的政经风暴。

墨西哥仍然有许多内部问题,毒枭黑帮猖獗问题难解,2014 年 43 名学生集体失蹤案件至今仍余波荡漾,国际专家指控墨西哥政府阻碍调查,而黑帮杀人事件也仍层出不穷,2016 年 5 月 3 日首都墨西哥市惊见 2 颗断头,政府与国营企业腐败无能,意外频传,墨西哥石油公司几乎年年都有爆炸意外,最新一起是 2016 年 4 月 20 日墨西哥南部海湾石化厂大爆炸,造成 32 死 130 多人受伤。

这些腐败问题都是墨西哥未来经济发展的毒瘤,不过,比起巴西,墨西哥现况可说稳定有希望得多,美国历史最悠久且规模最大的私人银行布朗兄弟哈利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 & Co.)全球货币策略主管马克钱德勒(Marc Chandler)针对巴西与墨西哥两国的前景表示:「两者之间是天壤之别。」两国国内的腐败问题其实严重程度不相上下,之所以有如此差别,可说是策略选择决定了墨西哥稳发展、巴西住套房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