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Wendy Chang

能够出去旅行是一件很棒的事,也对一个人的身心会有帮助。

将自己抽离每天例行公事一段时间总是好的,如果不想被工作、日常公事奴役,最好还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出去走走,喘口气,因为换个环境就能换个想法,困扰你的事情变得遥远、没那幺紧迫压人,而你也会渐渐发展出看事物的新方法。会经历观点变化,你也会感觉到自己更有创造力和想像力,更有能力自省,做事、各方面都更有效率。

对我来说,差不多在抽离日常生活一周后,我会经历到这些改变:新的想法萌芽、找回活力,过没多久我就会想要回到工作岗位。这就像是个改造自己的过程(新的自己至少会保持一段时间),但前提是你要有足够的时间做这件事。

在台湾要休假几周是不太简单的事,上班族几乎不可能这样做,顶多是学生或是为了休假而辞掉工作的人才能享受到长假。相较于西方国家,台湾的上班族几乎没有带薪假,而且刚进入职场的新鲜人休假日数也相当低(编按:劳基法规定是一年以上未满三年者给七天带薪假),在这种情况下,年轻人很少有机会度假,因为要有足够的休假天数才能够好好度个假。虽然说你在一间公司待得愈久,可休的天数就愈多, 但是每当你换个工作(台湾人还蛮常跳槽的),能够休的天数又要重新计算,无法将上一个工作的年资累计转换到这个工作。我觉得这样不是很好。

不止这样,休假还有很多限制,即使你的带薪假累计起来有好几周,也不可能一次休完。即使有法律保护,如果你休假休太长,公司还是有可能请你离开,台湾的老闆很少去关心员工在法律上还有道德上的权利,每次考量到经济效益总是老闆赢,他不会想要你休太久。

台湾普遍会限制员工休假长短,可能是受到文化影响,比较喜欢有更高生产力的员工, 很多老闆好像都觉得自己有资格可以决定员工休的假,而员工怕丢了饭碗只能乖乖照做,工会职责是要保护员工但没用,一切都是老闆说了算,因为他的利益优先。公司里没有法律可以让员工引用来保护他们自己,或者更残酷地说:就算有,还有谁会在意?职场文化胜过一切、凌驾于法律之上,要你最好闭上嘴巴乖乖听老闆的话。大部份的时候,员工对于自己的老闆是非常畏惧的。

台湾很多员工其实也都是被剥削的,被无视法律的职场文化剥削,没有加班费的加班就是另一个例子,职场文化又再次用另一个方式出现在大家面前,只有少数人真的意识到职场文化可怕的地方,而且已经深深影响工作环境每个地方,有社会正义感的政治家们应该要跳出来指责并试着带头改正,但他们在哪里?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幺欧洲国家可以在职场文化这块做的那幺好?为什幺社会正义在那边行得通、在我们这边就无法? 没错,也许跟国家发展历史有关係,但是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政府还是可以相互观摩学习,模仿好的制度、拿到国内来做,只要看看一些统计数字,应该就可以刺激政治家还有企业家好好思考。

德国跟荷兰大概是世界上工作时数最少的两个国家,只有台湾的三分之一,但是他们同时也是给带薪休假最慷慨的国家,而且这两个国家的员工在做事也是出了名的有效率,高的工作标準还有生活水準并不会对竞争力产生负面影响。那生产力和工作时数到底有什幺关係?他们真的「有关係」吗?

最新的一项研究显示的确是有关係,较少的工作时数会让人更有想像力、创造力、和生产力,让你的头脑在白天休息一下也会有同样效果。今年八月麦吉尔大学的认知心理学家Daniel Levitin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研究文章,讲的是他在大脑专注力的研究,他提出大脑有两种不同的专注力网路,第一个和我们在单件事情上专注还有实行的能力有关(执行力网路),另一个则是说做白日梦还有神游跟创意点子产生有关(创造力网路)。重点是根据情况的不同,大脑在经过一连串的判断后,每次只能运作其中一个网路。

举例来说Multitasking(一次处理很多件事)就会使用执行力网路,而不是创造力网路,所以一次做很多事的人很难有创意,因为他们在心智上已经精疲力尽了,大脑不停地在「忙碌」,不断有新资讯进来、大脑要随时準备好吸收,这会降低专注力、无法执行创意的部分。

那要怎幺开启「创意」的开关?根据他的研究:什幺事都不要做,或是不要做什幺「大」事,当大脑不用一直準备吸收新讯息时,有趣又有创意的点子就会不停找上门,这就是为什幺休息、散步、听音乐、神游那幺重要。还有作者也提到:每隔一段时间就休假也很重要。「休假对身体的修复是非常重要的!」他这幺说, 当然对心灵的修复、充电也很有帮助。

我很少在台湾看到会放空的人, 在公车或是捷运上大家不是在睡觉就是在滑手机,在这个少数可以跟自己相处的时间,我几乎不会看到有人在神游、放空、或是做白日梦,我们可以说就是因为没有心灵上的休息,所以大家缺乏创意,设计不出好作品、没有个人意见、或是好的学术表现吗?我想如果哪一天台湾的人都被鼓励休假,有更多的时间休息、放空,好好地抽离现在忙碌的生活,调整自己,我对台湾人的印象也会大大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