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台湾认知症政策上的乱象,相对于日本、美国与香港积极面对认知症的挑战,十分汗颜。他山之石可以攻错,政府不是委託民间团体去抄袭他国政策内容,更应实际了解他们如何在认知症政策上从规划到执行,行动纲领与政策目标间的关係性,早日脱离文字游戏,真正倾听认知症家庭的需求,委由专职且专业人员来服务,暂时放下量化管理,落实政策科学,台湾才有机会避开认知症海啸冲击。

日本:政策层级拉高到首相,制订新大纲取代新橘色计划

从去年底开始,日本、美国与香港等地区分别提出认知症新政策或做法,值得台湾了解与研究。首先看日本,日本政府为加强认知症对策,于去年12月25日宣布设置阁僚会议并召开首次会议,再次将认知症政策层级拉高到首相(相当于台湾行政院长层级)。

去年这场会议由官房长官菅义伟担任主席,在首相官邸主导下将全面展开工作。任务除了研发新药,还将强化健康促进运动及社会参与等预防措施。会议还考虑分别对各省局(相当于台湾部会局署)负责的领域设定数值目标,最快今年5月制定出彙总各项措施的「大纲」。

出席会议的首相安倍晋三表示:「迅速推进预防相关研究及其实用化和认知症无障碍工作,与亚洲等各国共享相关知识经验,为照护产业的发展和全球延长健康寿命做出贡献很重要。」相关阁僚会议之下还将设置由各省厅局长等组成的干事会及专家会议,就具体对策展开讨论。

日本早在2004年提出「理解认知症之社区建构10年计画」,2012年,推动5年期的认知症预防计画(橘色计画,Orange Plan),2015年制订国家战略(新橘色计划New Orange Plan),提出「提供妥善的医疗、照护」、「重视患者及其家属的角度」等7项核心内容,并以跨省局方式加以推进,今年将制订新大纲取代新橘色计划。

根据厚生劳动省推估,截至2015年,日本约有520万名患有认知症的高龄者。到2025年预计将达约700万人,相当于65岁以上人群中每5人就有1人。日本为世界最高龄化的国家,老年人口已超过28.2%

美国:跨党派支持建立最大基础设施的阿兹海默症法案

再看美国,就算民主党众议员与总统川普就美墨边境筑墙57亿美元的预算针锋相对、互不相让,促使美国联邦政府从去年12月22日开始部分关闭,可是面对不分政治意识形态、贫富、教育等,人人都有可能罹患的阿兹海默症与各种类型的认知症,美国参众议院不分党派纷纷支持《BOLD法案》(the Building Our Largest Dementia 〔BOLD〕 Infrastructure for Alzheimer’s Act),为美国于认知症建立最大基础设施的阿兹海默症法案,已由总统川普签署公布。

,正当準备过新年假期前,总统川普签署了《BOLD法案》,创建美国有史以来,通过并提出令人眼睛一亮的预算,将以一亿美元的预算提供美国民间181个团体及个人,从事建构第一个国家基础设施专案,以应对与阿兹海默症及其他类型相关的认知症照护。

这181个民间团体及个人包括:阿兹海默症协会(Alzheimer’s Association)、阿兹海默关爱服务协会(CaringKind)、路易氏体认知症协会(Lewy Body Dementia Association)、纪念派特・桑密特教练基金会(The Pat Summitt Foundation: Find A Cure For Alzheimer's——桑密特是美国大学女篮获胜率最高的大学体育教练)、第二风的梦——虚拟认知症之旅(Second Wind Dreams -Virtual Dementia Tour)、福音派路德会好撒玛利亚人协会(The Evangelical Lutheran Good Samaritan Society)、北美犹太人联合会(The Jewish Federations of North America)、美国对抗阿兹海默症协会、美国退伍军人对抗阿兹海默症协会(VeteransAgainstAlzheimer's)、美国妇女对抗阿兹海默症协会(WomenAgainstAlzheimer's)等。

《BOLD法案》将致力于全美公共卫生政策上,提供针对阿兹海默症及其他类型认知症如何降低罹患风险、早期发觉与检测症状、更佳的照护品质、大数据,并减少社会经济和族裔群体之间在照护方面的差距。

每年投入2,000万美元,由各州当地卓越中心带领运用在建设当地资源(local centers of excellence),直接为阿兹海默症患者和照护者提供有效的支持与服务。

根据美国阿兹海默症协会2018年公布数据,全美有570万认知症患者。美国联邦疾病防治中心 (CDC)曾指出,目前认知症患者占美国人口的1.7%。预计2060年美国人口将增加到4亿1700万人,而阿兹海默症与认知症患者的比率将增加到将近3.3%,除非出现重大发展改变现有趋势,到2060年美国预计将有1390万人受到阿兹海默症和相关的认知症影响,几乎是现在的三倍,而一些少数族裔患者可能增加得更快。

香港:与名校签署合作备忘录,启动相关研究计划

最后,来看离台湾比较近的香港,香港科技大学(HKUST)于1月16日与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教学医院波士顿儿童医院、史丹福大学医学院的保罗.F.格伦衰老生物学中心和伦敦大学学院(UCL)签署合作备忘录,决定在港成立「神经退行性疾病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集中研究阿兹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并已联合申请成为医疗科技创新平台(Health@InnoHK)项目之一,预计最快今年中在香港科学园设实验室。

香港科技大学与三所名校启动3个主要研究计划:与UCL合作寻找神经退化疾病的生物标誌物(Biomarker),以设计早期检测方法及先进技术平台;与哈佛合作研究神经退化疾病的病理,了解疾病产生原因,期望找出「标靶」以助研发药物;与史丹福合作研究年龄与神经退化疾病的关係及影响,预防患病。研究会先集中于阿兹海默症,未来亦会扩及至其他脑退化相关疾病。

香港预估有十多万认知障碍症患者,全球预估近五千万认知症患者,香港则是世界最长寿的地区,平均余命为世界第一,2017年,香港男性平均寿命为81.32岁、女性87.34岁,认知症最大危险因子是年龄。

面对认知症的海啸,美、日、香港等均拉高层级、投入更多预算与资源以因应,意见分歧的美国共和、民主两党,也可一致性支持《BOLD法案》通过,日本则由安倍首相亲自主导认知症政策,香港积极与国际医学研究机构合作,反观台湾高层仅是为政策背书的人头,宣称有90亿经费将用于认知症政策上,相当于美国一亿美元预算的三倍,却看不到如何运用,认知症政策规划内容只有不断抄袭国际文件,不接地气,无法具体落实,执行面更是多头马车,政策无法延续,让全台超过27万的认知症家庭只能自求多福。

延伸阅读回忆凋零,爱还在:当失智症踏入家中追求数字成长,忽略实质需求的台版失智症政策